导航菜单

独/《黑涩会》收摊后当打工仔 勇兔转战八点档…背后原因有洋葱!-森蚺

▲勇兔妆发由Lin Chen Hui、首娄Yuna设计,服装MOMA。(图/记者张一中摄)

后来高三为了上台北录《我爱黑涩会》爆发家庭革命,「来台北我妈很担心啊,但她也拿我没辙,家里开家庭会议,一个个轮流来跟我聊天。」但谁叫她是家里最小,大家最疼爱的妹妹,最后她高三就在台北生活,直到现在。

▲勇兔会拍八点档是因为想赚钱包红包给妈妈。(图/记者张一中摄)

▲勇兔搞笑说像妈妈的佣人。(图/记者张一中摄)

勇兔为宣传新戏《我的婆婆怎么那么可爱》接受媒体专访,这天她妆发、服装准备万全,提早到咖啡厅做准备,她开心说这是她第一次接受专访,为此请教前辈张书伟,「专访要聊什么?」张书伟告诉她,「聊人生啊!」勇兔接着又问,「人生要聊什么?」张书伟被她打败,「我的人生跟妳的又不一样!」

记者李欣容/专访勇兔(林筳谕)从节目《我爱黑涩会》发迹,在节目上大跳蔡依林的舞蹈,彷彿还是昨天的事,事隔10多年,勇兔回想起来,笑说自己小时候真的很叛逆,甚至国小毕业就学会翘家,妈妈还带警察到网咖逮人,现在她在八点档表现亮眼,透露当初会选择这条路,全是因为想赚钱包红包给妈妈。

经纪人被她这句话打动,「我怕她答应之后又后悔,但她就跟我说,想要包红包给妈妈。」打破感动的气氛,勇兔下秒竟大笑喊,「结果我拍3天就后悔了!马上跟经纪人说好累哦,我不拍了哈哈哈。」

▲勇兔个性直接、可爱。(图/记者张一中摄)

抱怨的话笑着说,就是甜蜜的负担,勇兔摇头喊,「没办法,是我先不孝的!」想起国小交到坏朋友,六年级一毕业就跷家,「那时候很怕太晚回家会被骂,又交到坏朋友,就说那妳不要回家了,结果我到隔天都没回家,早上一群人去打网咖,后来我妈报警,有警察带着我妈在网咖找到我,还哭说『为什么不回家』,我还凶她『不要带我回家啦,我不想回去』。」

曾经她也在意网友负评,但想通后她说,「不同的戏有不同的风格,其实我不太在意别人怎么想,八点档也有我可以学的地方。」因为这句话,勇兔戏路越来越广,她可以演集团千金,也可以是咖啡厅火辣老板娘。

请继续往下阅读... 勇兔在剧中和杨铭威发展砲友关系,未来很有可能成为锺欣凌的「媳妇」,现实生活中勇兔仍单身,但她自认以后一定会是一个贤妻良母、好媳妇!被问到和自己妈妈想处,她直白说自己像妈妈的「佣人」,原来是因为勇兔的妈妈收养了百只流浪狗,她和哥哥姊姊在屏东老家买了一块地,替妈妈建狗园,每次回去她都会帮忙处理家事,开玩笑说,「我回去比在台北还忙呢!」

▲勇兔快30岁,有缘分的话不排斥进入婚姻。(图/记者张一中摄)

那年,勇兔包了5位数红包给妈妈,妈妈握在手里的,不是现金,是看到当年那个跷家的小女儿终于独当一面,开心对她说,「哎呦,我女儿包红包给我,谢谢妳噎。」 

她想到当时好不容易撑了3天,眼眶泛着泪求经纪人帮她推掉,但回家睡了一觉,又觉得自己可以再战,她很感谢当时前辈们帮助,「那时候仔哥(谢承均)人很好,主动教我可以怎么演,我跟他说谢谢,结果他回我,『没关系,我只是真的看不下去了』!」甚至后来她还会传讯息给同公司蓝苇华、张书伟,厚着脸皮要他们教她台语,搞笑说,「师姐快活不下去了!快救救师姐吧。」

节目结束后,勇兔先是在服饰店打工一年,当时她只想着要养活自己,后来因缘际会下又回到演艺圈,开始接触拍戏,加入台语八点档,很多年轻演员都怕演了八点档后就回不去了,当时25岁的勇兔完全没想到这件事,她眼神坚定,「我那时候只想包红包给我妈妈。」

独/《黑涩会》收摊后当打工仔 勇兔转战八点档…背后原因有洋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