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我党为弱化国民党历史角色...窃国大盗袁世凯居然变英雄

我党为弱化国民党历史角色...窃国大盗袁世凯居然变英雄-中国面积最大的湖泊

2020年07月15日 07:42:03 来源:我党为弱化国民党历史角色...窃国大盗袁世凯居然变英雄 编辑:世界上最小的国家

我党为弱化国民党历史角色...窃国大盗袁世凯居然变英雄

我党为弱化国民党历史角色...窃国大盗袁世凯居然变英雄

文/张宇韶基于统战的政治需要及其而来的经济现代化的物质考量,我党对于国民党史观的修正一直不遗馀力。改革开放之初,我党陆续端出《告台湾同胞书》与《廖承志致蒋经国先生信》之类的文本,其目的在于「经济现代化」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经需要下,寄希望于国民党当局能改变「三不政策」立场,使其接受「三通四流」政策。然而在我党长期意识形态的政治宣传下,国民党已经彻底被贴上阶级敌人符号,为了达成前述的政治目标,洗白「国特」无恶不赦的角色,遂成为北京当下重要任务。▲韩国瑜与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图/翻摄自香港中联办官网)为了达到这种「历史让利」的政治效果,赋予国军在抗战的「形象重塑」并结合民族主义的操作,不仅有利两岸一家亲以及枪口对外的目标,同时对于统战蓝营内部黄埔系统军头亦有现实考量,特别是在连战与胡锦涛开启第三次国共合作的大门后,北京此一宣传作为更加如火如荼。▲在2015年的马习会中,马英九和习大大双方皆认为应该继续坚持「九二共识」(图/翻摄自维基百科)深入观察,重建国民党军形象的逻辑在于:高举民族圣战与卫国战争的大旗,将对日抗战进行「战争型态」(正规/游击)与「战场空间」(正面/敌后)的区别。这样的历史诠释有其复杂的政治意义;其在不挑战我党传统的官定意识型态,同时也能赋予「他者」(国军)存在的空间场域,并让本身欠缺史料的敌后游击武装型态,得到了与正规部队比肩而立的地位,也稀释了史学界对于我党在战争中「不在场」的疑虑。讽刺的是,随着国民党在台湾内部政治势力衰退,以及习大大在对台政策采取非敌即友的二元逻辑后,北京已经逐渐转变其传统的「历史让利」作为。十九大以来习大大提出中国梦作为其追求历史地位的目标,再加上民进党在2016年取得政权后,「以中国为中心」的史观、本体论已经逐步被扬弃,取而代之的是「以台湾为中心」的新典范。▲十名蓝委于2018年曾赴中拜会国台办主任刘结一(图/翻摄自中国国台办官网)直白说,当「中华民国台湾」成为新的国家认同与核心价值时,习大大也悄悄为九二共识划上句点,习五点讲话与「一中原则下的九二共识」就是我党政治转向的具体指标,只是国民党在马英九的催眠下,全党上下的记忆还停留在连爷爷回来,或是马习会的「国共合作的那个美好年代」。具体来说,当北京认为自己从国共合作的「平行对等关系」,走向上下隶属的「主从关系」后,不仅连国军抗战的正面角色也再度被抹去,索性连过去在「走向共和」历史剧中孙文的「革命先行者」的定位也被取消。有趣的是,在宣传部门的鬼斧神工下,中国时下流行的民初桥段,正是一度被冠上窃国贼子的袁世凯。虽然史学界对于袁的翻案评论始终存在,对其出使朝鲜、小站练兵与现代化行政多有肯定,但未曾如我党的政治操作与政治剪辑如此粗暴。明眼人都知道这个角色投射当下习大大的形象,威权强压共和,强人取代哲人,中国梦的民族主义更胜天下为公的民主思想,一如中宣部所建构的德皇威廉二世的图腾,正因为他挑战以陆权挑战英国海上霸权。只是中南海的秀才似乎忘了第二帝国的结局以及德皇流亡荷兰的下场。▲袁世凯 (图/翻摄自网路)在此背景下,曾经被刻意包装的民国记忆就变得边缘,反正在习五点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讲话中,中华民国本来就是消失的政体,之所以存在若干模糊的阶段,取决于我党对台统战与内部的政治需要,当这些现实条件不存在时,这个统战道具就可以收到共产党的左边口袋。这也难怪新华社最新的颁布禁用词汇中,中华民国再度打回1949年10月「被消失」的原型;广电总局更狠,在其最新二十类审查规范中,直接要求「不得美化民国与北洋军阀」,原来两者地位相当,实在不胜唏嘘!《作者简介》张宇韶,政大东亚所博士,曾任陆委会简任秘书,现任两岸政策协会副秘书长。 

友情链接: